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

“雙十一”進入倒計時。

歷經11年的發展,“雙十一”從最初的一次線上現象級的促銷活動,完美蛻變成國民購物狂歡節。一路相隨,物流快遞行業也在逐年遞增的壓力中實現了質變。

得益于近年來高速發展的經濟水平與電子商務產業,蘇州的快遞業在這11年間的發展成為現代服務業的增長亮點,在推動促進消費升級、流通方式轉型、改善民生服務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然而,在當前經營成本高企、競爭愈發激烈的大環境中,本地快遞業該如何提質增效,向高質量發展轉型,以滿足日益增長的物流配送需求,成為“雙十一”11歲生日前企業自身和消費者共同關注的話題——

■聚焦

“快遞小哥”變身個體工商戶

引力播

10月29日,昆山“互聯網+大數據”政企協同監管平臺正式啟動,該平臺由好活(昆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聯合昆山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市稅務局等部門聯合開發。當天,服務于昆山某外賣騎手平臺公司的靈活就業者孟鵬超,就通過“好活”互聯網靈活就業平臺注冊成為了個體工商戶,他也是這一平臺的第10萬名創客。

據了解,通過轉變靈活用工就業者的身份,平臺將自然人轉化成個體工商戶,成為創客,幫助創客與平臺上的招聘企業進行線上精準對接,讓創客與用工企業無縫對接,在創客與用工企業之間形成新的商務合作關系。這種新的商務合作關系超越了傳統的企業與雇工之間的雇傭關系,降低企業用工成本同時,也為個人創業和增收提供機會。目前,該平臺服務的創客群體中,除了像孟鵬超一樣的外賣騎手外,還包括服務員、物流司機、廠線精英等。

■現狀

市場“寡頭化”程度進一步提高

經過近11年的發展,快遞服務業“四通一達”基本市場格局已經形成,中小型快遞企業市場份額被逐步擠壓,快遞行業集中度越來越高,市場份額及要素加速向個別企業集中。而大型快遞企業紛紛上市,也加速了快遞行業兼并和淘汰的速度。對于中小型快遞企業而言,因為資金實力不夠雄厚,不具備規模優勢,平均單件的運輸價格較高,無法在細分、專業的市場找到空間,很難在競爭中取得有利地位,未來生存壓力將越來越大。

國家統計局蘇州調查隊近期對蘇州快遞行業進行的專項調查顯示,盡管蘇州市快遞業務總量仍然保持穩定增長態勢,但增速下滑表明,快遞行業超高速增長告一段落,行業將逐漸趨于平緩,市場競爭逐漸由對增量市場的競爭轉向對存量市場的競爭。

據蘇州市郵政管理局官方網站的“行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從近五年蘇州市快遞業務量及業務收入對比中可以看出,蘇州市快遞行業在經歷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長后,近兩年增速明顯放緩。其中,2015年、2016年蘇州市快遞業務量增速均超過50%,2015年快遞業務收入增速超過40%,但是進入2017年之后,出現“斷崖式”下跌,2018年快遞業務量增速首次跌落20%以內。

究其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在經歷爆發式增長后,需求端進入相對平穩階段,同時需求結構也出現分化,部分業務和部分區域拖累行業增速;另一方面,在經歷了前期高速增長后,行業基數已經很高,加之近年來眾多快遞企業競相完成上市,資本加碼帶來業務規模的擴張,為了搶占市場份額,企業之間不惜打價格戰,同時成本壓力不斷增加,行業競爭加劇,逐步形成相對較為穩定的市場競爭格局。

去年蘇州市快遞與包裹服務品牌集中度指數達到81.55,較去年上升1.01,這也印證了快遞市場“寡頭化”程度進一步提高。

■調查

“招工難”是個繞不開的話題

引力播

調查還發現,除了營業網點的房租成本、送貨電動車購置成本、包裝材料價格等明顯上升外,人力成本也在逐年上漲。快遞小哥由于工作時間不自由、單票派件提成低等原因,人員流失嚴重,快遞企業不得不提高快遞員工資,以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派送。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不少快遞公司從8月份就開始了招聘計劃,一些公司為了備戰“雙十一”還在10月份上調了薪水吸引應聘者。不過從各企業反映的情況來看,“招人還是很難”,尤其是一線物流倉儲工人和快遞員的招聘。

記者在幾家站點張貼的招聘廣告看到,工資基本是7000元至8000元起步,而且上不封頂。“快遞這活沒什么技術含量,就是工作量大,尤其是‘雙十一’,沒日沒夜地忙。”快遞小哥徐鵬朋從事這個行業已經兩年多時間,他告訴記者,不了解快遞工作的人總以為快遞小哥輕松月入萬元,不過隨著市場的逐漸穩定,許多快遞公司的福利補貼逐漸減少。目前快遞行業一般采取“底薪+提成”的模式,多勞多得,月入萬元的快遞員,十個里面難得有一個,平均來看,快遞員的月收入在5000元至7000元。

徐鵬朋認為,雖然“雙十一”的快件量非常多,但未必能為快遞員帶來增收。首先快遞點快件堆積如山,需兼職人員分揀,一部分錢被這些人賺走了。而且“雙十一”期間往往會出現快遞丟失或損壞等情況,快遞員也會因此被罰款。

“快遞員難招聘”已經成為近幾年“雙十一”中繞不開的話題。據業內人士預測,今年“雙十一”,全國快件最高日處理量將超過5億件,達到歷史新高。為了應對旺季短期業務規模的激增,各處的招聘廣告還在漫天飛舞,而在距離今年“雙十一”還有整整一個月的10月11日,中通快遞已經宣布將于“雙十一”當天提高快遞費用,隨后圓通快遞也宣布漲價消息。

其實這樣的“套路”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但與往年不同的是,消費者對這次的漲價通知反應強烈。漲價消息宣布的第二天,微博話題#中通快遞雙十一漲價#的閱讀人數超過2億次。網民們對這次的漲價政策表示不滿,背后的原因無非是對快遞服務和效率下降的不滿。

■破題

科技賦能打通“最后一公里”

采訪中不少市民表示,能夠理解快遞企業的漲價行為,但大家更在意的,是漲價之后快遞配送效率以及服務質量能否得到相應提高。多數受訪者反映,遇到快遞不送到家門口是常態,沒有電話或者短信溝通直接塞進豐巢柜的還算好,有的甚至直接將包裹丟在驛站門口。

顯然,大家對政策的不滿并非源于快遞公司的漲價,而是在于快遞公司調價的同時并沒有提高服務的質量。

同時,隨著一線快遞公司的紛紛上市,外部資本加速流入,企業的智能化水平、科技化投入得以迅速提高,服務能力也在持續增強。蘇州中通公司重金購置智能分揀包裝設備,節約了一半人力,并積極開拓生鮮電商、冷鏈運輸、智能云柜等,尋求企業發展新增長點;順豐速運利用環保材料研發“豐box”,實現包裝箱的重復利用,構建全自動化超級倉庫,并且開始試點無人車、無人機進行“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等前沿技術的應用,不斷提升快遞行業數字化、自動化、智能化水平,助推行業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轉變。

在新一輪的備戰中,“智能”二字愈發頻繁地出現在人們眼前,智慧快遞的發展正加快影響我們的生活。作為全國電子商務示范城市、中國快遞示范城市,蘇州市的電子商務、快遞服務各類指標均位居全國前列,為進一步提升蘇州市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的協同發展水平,今年9月16日,《蘇州市推進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同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經市政府第77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

《意見》首先明確了住宅智能信報箱、智能快件箱及快遞末端綜合服務站點等郵政快遞末端服務設施和場所的公共屬性。提出在城市新建住宅項目時,按照《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標準GB50180-2018》各級居住區配套設施規劃建設的相關要求,規劃建設與其規模相適應的郵政快遞末端服務設施、場所,且滿足統籌規劃、同步建設、同期投入使用的要求;對于已建小區與高等院校也要求根據實際情況提供快遞末端服務場所。《意見》同時明確,鼓勵和引導快遞企業加大設施投入和技術改造,促進自動化分揀設備、機械化裝卸設備、安全查驗設備等推廣運用。明確對快遞企業購置或升級改造主要用于快遞操作的設備予以補助,對快遞企業購置X 光安檢機的,予以一次性補助。

■記者手記

“創客平臺”成快遞業轉型新實驗

業務量的激增倒逼快遞業不斷轉型和提速增效。快遞,早已不是簡單的體力勞動。當智能化高科技裝備逐步推廣至物流鏈的每一環,快遞送到手的“最后一公里”才能暢通無阻,“雙十一”也才能真正實現全民的購物狂歡。

現有條件下,快遞到手的“最后一公里”畢竟還是需要由人工來完成。從目前快遞行業的現狀來看,快遞企業用工大多按照各自的習慣,整個行業在用工、計酬方面缺乏規范指導,對用工方面的監管相對滯后,導致了快遞公司不簽訂正式勞動合同、社會保險繳納缺失、“以罰代管”等問題普遍存在。快遞小哥的工作時間雖然靈活、完成方式更具自主性,但由于勞動法在制度層面對其勞動關系靈活化的特征尚未予以明確界定,使得該群體在勞動保護、工資支付等方面缺少相應的社會保障和法律保護。

記者注意到,昆山推出的“好活”模式,應該是快遞業向“創客平臺”轉型的新實驗。靈活就業者轉變為相對獨立的商事主體,可合法合規地為企業提供精準服務;線下勞務派遣公司與中介公司信息不透明、資源不匹配等問題迎刃而解,企業與人力資源分散產能之間的共享新模式,有效破解了用工荒、招人難等問題;打通多個政府職能部門的數據接口后,各部門可以將政務服務快速對接給創客,實現了政企高效協同治理。

“企業花錢少、創客賺錢多、政府管得了”,在精準把握共享經濟新趨勢下,“政府+企業+靈活就業者”的共贏生態圈也清晰呈現。(選題策劃:王芬蘭 高巖 稿件執行:楊天笑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快樂啟航
共慶國際大學生節
少年騎手
徒步金雞湖收集垃圾
蘇城的新裝
橘園掛碩果
北京体彩福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