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

  蘇州有企業被指惡意搶注商標。  記者 葉永春攝

  蘇州有企業被指惡意搶注商標。  記者 葉永春攝

本報記者 葉永春

一天之內,有人可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提交上百個商標注冊申請,這些商標大多包含“冠云樓”“得月”“松鶴”“春蕾茶館”等字樣。蘇州人耳熟能詳的老字號紛紛成為別人獵取的目標,搶注-囤積-伺機以“維權”的名義謀利,便是這些人規劃的路線。

蘇州市老字號協會對一百多個老字號商標作過梳理,發現其中有46個遭遇過搶注“碰瓷”。11月1日起,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施行,多處修改加大了對“惡意搶注”“商標囤積”的制約。與此同時,蘇州不少企業也在商標維權方面開始了新的更為積極的努力。就在昨天下午,一封來自蘇州的“請求駁回惡意商標注冊”的申請函,發往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請求一次性駁回、撤銷惡意搶注的商標。

A

一天申請上百個商標

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

在商標注冊申請方面,舉止怪“異”的不止一家企業。比如蘇城的一家酒店管理企業,去年5月至今年8月,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提交了94個商標注冊申請;同屬這家企業老板名下的一家網絡傳媒企業,申請注冊的商標則多達111個。

怪異之處,不在于申請量大,而在于他們申請注冊的那些名稱。“甪直水八仙”“姑蘇小有天”“長發肉月餅”“得月面館”“松鶴面館”春蕾茶館”洞庭東山”石“ “ “家飯店”虎丘山”冠云樓”桑田“ “ “島”南環橋”……粗一看,就能發“現,它們與蘇州諸多老字號十分相近,甚至是原樣照搬。有的商標,有老字號企業已經注冊過,他們就會在小類別上打擦邊球。

蘇州還有一家信息科技企業,則偏愛注冊年輕人喜愛的“二次元”商標。“和邪社”“干物女”“白夜月”“奈良井”等,類似的商標,被該企業納入名下及正在注冊的多達234個,其中最多的一天申請注冊109個商標。商標類別涉及方便食品、飼料種子、啤酒飲料、餐飲住宿、醫療園藝等。居心何在,應該不太難猜。

這樣的案例,蘇州市新蘇商標事務所高級顧問唐建軍見過不少。“外地就曾有一家企業在3天內搶注了2萬個商標。”

B

商標被“搶注”

讓正經辦企業的防不勝防

想使用的商標已被人占用,的確苦惱,而更煩惱的是已經注冊并使用著的商標,還不斷受到各種“騷擾”。

“6月有7起,8月有5起,10月有6起,每個月都有,今年已有幾十起了。”蘇州醫療用品廠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徐愛民的電腦里,記錄著歷年來他們公司遇到的商標侵權案例。其中最易“招風”的,是他們公司的“華佗牌”商標。從歷史沿革來看,他們公司生產的針灸針,據《蘇州市志》記載,可追溯至清同治年間。上世紀六十年代,“華佗牌”針灸針就已注冊商標并使用。

“可能是‘華佗’這個名字太好了,大家都要用。我們注冊的使用類別是醫療器械和服務,各地新冒出來的‘華佗’,也主要集中在這兩個方面。商標沖突確實比較多。”徐愛民認為,這容易對他們的“華佗牌”商標造成侵權,其中故意甚至惡意為之的也不少。“有的自己不做產品,也注冊了商標。”

今年7月,蘇州的老字號品牌松鶴樓,新開一家松鶴面館,生意不錯。然而就在同一個月,另一家與松鶴樓完全不搭界的企業卻提前搶注了“松鶴面館”品牌。速度之快,令人防不勝防。

C

廣撒網撈大魚

惡意搶注早已成為一門產業

對于企業而言,最好的辦法,是自己先注冊,筑起防護墻。然而,要對更多相關品類、相似名稱,加以注冊,實現“全保護”實在不易。“對企業來說,為保護好自己的品牌付出的成本真不小。我們每年為此所付出的有十多萬元,而且年年超出預算。”徐愛民說。

與此相應的,對惡意搶注的人來說,只注冊一個方面,成本就要小得多。

“惡意搶注由來已久。有利益,就會有人去干,何況是在成本低、責任小,而收益往往是巨大的情況下。”唐建軍將惡意搶注形象地比作是風險投資。“一個商標的注冊費是300元,對企業而言可以說是很低了。于是有人批量搶注,雖然成功率不高,但只要少數成功了,就是贏利的。”因此,有人雖然不用,卻囤積著大量的商標,待價而沽,就等著有人上鉤。惡意搶注已然成了一門產業。

唐建軍說,注冊商標有45個大類,已注冊的指定類別的商標,會受到法律保護,但非指定類別的商標,則“不當然”地受法律保護。一般企業注冊的商標都是自己的主營產品,而惡意搶注則多為與其相關聯的產品。比如你注冊的是糕團,那么他注冊的會是粽子、包子等。“比如蘇州一家賣冬釀酒的老字號商標,曾被一家網絡科技公司在加上‘百年’二字后另注冊商標,類別是藥酒、谷類;另一家做藥品銷售的老字號商標,被上海一家食品企業注冊成了人用藥、燕窩、茶葉等”。

對于那些商標被搶注了的人來說,要撤銷被搶注的商標,成本往往很高。為了一個商標一次次“走程序,付出的有時間成本,也有金錢成本。因為要大量舉證,專業性很強,一般企業自己還沒法操作。”更麻煩的是,有些糾紛往往是持續互搏的過程,“你注冊6個花瓣的商標,我就注冊7個花瓣,就是要和你差不多,打擦邊球,傍上你”。商標“保衛戰”,實在是攻易守難。因此,有些企業權衡過后,只能無奈選擇與搶注者妥協,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惡意搶注之風。

D

抱團打包維權

借“新商標法”東風,打持久戰

“商標是一種資源,惡意搶注、囤積等行為,是對商標資源的浪費,也是對行政、司法資源的浪費。”唐建軍認為,從宏觀角度看,惡意搶注等無法完全杜絕,要做好商標保護,除了企業自身不斷加大監控,避免有傷害的搶注外,還需要在法律上有所規制。

今年11月1日起,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開始施行,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條款中這一新增的內容,對惡意搶注、囤積商標明確“亮劍”。

“借‘新商標法’東風,我們可以一次性打包申訴,在保護自有商標上做得更好。”針對蘇州老字號品牌多、不可避免遇到惡意搶注等現象,蘇州市老字號協會會長儲敏慧認為,以協會的名義,從針對單個商標申訴到“批量”申訴,可以說是一次很好的嘗試,也能起到一定的示范作用。

針對近期個別企業的批量搶注行為,蘇州市老字號協會與蘇州市新蘇商標事務所建立合作,對一百多個老字號商標作了梳理,發現其中有46個遭遇搶注“碰瓷”,昨天下午,協會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發出“請求駁回惡意商標注冊”的申請函,依據“新商標法”新修訂的條款,請求一次性駁回、撤銷惡意搶注的商標。

“在之前的司法實踐中,已有若干判例是支持撤銷惡意搶注行為的。新商標法’的修訂,有利于‘行政部門主動審查,也有利于被搶注人維權。”但從宏觀角度看,唐建軍認為與惡意搶注行為之間仍將是一場“持久戰”“。期待在接下來的司法實踐等方面,能進一步加重對搶注人的法律責任,增加其搶注成本。”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中國快舟一號甲火箭成功發射“吉林一
秋花秋實
法治嘉年華
水杉漸紅
樂活
布萊克尼延續神勇發揮 蘇州肯帝亞主
北京体彩福彩开奖